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天谜女装 >> 正文

长期护理保险有望推行失能老人如何走出照料困境

日期:2018-9-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长期护理保险有望推行 失能老人如何走出照料困境?

今年上半年,海淀羊颠风的诱发病因区有望作为政策性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采用商业保险和政府合作的模式,通过政府补贴、个人缴费等渠道,在老人失能之后,由专业护理机构为其提供一定价值的护理服务。海淀区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具体方案仍在最后研究阶段,审批通过后将逐步推行。

现状

“护工每月6000,

比普通保姆要高不少”

因为脑梗,晓文的母亲全身上下只有一只手可以动,患病三年来,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家里的床上度过。为了更好地照顾母亲,晓文从医院请了一个专业的护工来家里,专门负责老母亲的起居。

护工在医院一个月能挣4500元,为了把她请回家,除了动之以情,晓文也提供了更高的待遇——每月6000元。在晓文所住的干休所里,这样的价格比其他家的普通保姆要高不少。在晓文看来,护工贵有贵的道理,尤其是照顾像母亲这样的失能老人,基本的医学知识和护理技巧都必不可少,而普通保姆通常并不具备这些知识技能。

杨婉的老父亲今年83岁,将近两年前,一次意外的跌倒导致老人小腿骨折。在医院治疗后,老人的腿脚恢复得也并不利索,接回家后基本只能卧床休养,“除了吃饭不用喂,其他没有一样不需要他人帮忙的羊癫风怎么引起。”

为了照顾父亲的日常生活,杨婉不得不四处找家政公司请保姆。可惜半年时间里,前后找来的三个保姆要么是觉得工作太辛苦,要么是父亲不满意,最终都没能干长久。与请保姆的花销相比,和保姆相处时耗费的心力更让她觉得疲惫,“保姆有些事情很不上心,平时还总得提点着。”

经历了几次找保姆的失败,杨婉最后请来一位朋友的远方亲戚帮忙照看父亲,每月付给对方3500元,包吃住,“我后来才知道,这个价位在老人圈里算很‘廉价’的了,周围请保姆的人很多都要四五千。”

“你派个5000的来,

我咋知道就比3500的强?”

与普通商业保险相比,即将实施的政策性长期护理保险一大亮点在于,已经失能的老人也可以投保,边缴费边享受服务。晓文盘算着,年近90岁又失能在床的母亲符合投保条件,但她还是觉得癜痫的初期症状最终并不会让母亲选择,“护理服务的专业性是个大问题。现在养老机构都还缺护工呢,谁能保证上门提供服务的都足够专业?如果安排一个没经过培训的人,给我妈弄伤了,这责任谁负?”

而即使能找到一批人,给他们组织培训知识技能,晓文也不认为这些人都一定能适应看护失能老人的工作,“照顾老人其实很看情商,老人有时脾气大,那是因为她接受不了自己只能躺在床上的事实,如果来照顾的人不太成熟,就很难做得来。”

杨婉也曾在网上看过关于长期护理保险将试点推行的消息,但对于“一定价值的护理服务”,她始终心存疑惑,“服务价值多少由谁来定?有没有统一的标准?现在家政公司的保姆都不便宜,但我觉得有些保姆的服务并不值那么高的价钱。我投保之后,你说派来个价值5000元的服务,我怎么知道就比花3500元从外面请的保姆要强呢?”

瓶颈

“护理人员严重匮乏,

更不用说专业化程度”

晓文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今年2月,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失能老年人口规模已经突破4000万。按照国际公认的3位失能老人配备1名护理人员的标准计算,我国需要的养老护理人员数量在1000万人以上。而自2010年民政系统开展养老护理员职业技能鉴定以来,截至2015年9月底,仅有2.5万余人次参加职业技能鉴定,其中21542人获得国家职业资格证书。

“从保险给付方式来说,直接给投保人提供护理服务的确比发放现金更加有效,避免了专款不能专用的弊端,但问题在于,目前我国养老护理人员严重匮乏,更不用说专业化程度。”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孙洁表示,家政服务行业也只是近些年才开始逐步规范,相关标准今年初刚刚落地实施,而养老护理服务比普通家药物治疗癫痫病有哪些需要注意政专业要求更高,发展也更为滞后,各家有各家的说法,各自有各自的培训,相关监督管理基本处在真空地带。

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所长杜鹏也认为,政策性长期护理保险要想实现突破,必须从养老护理服务产业链入手,增加护理人员的培训,扩大护理服务的供给,否则很难吸引投保人加入,也无法从根本上满足失能老人的照料需求。

“缺乏统一的

需求评估体系和认定标准”

政策性长期护理保险一旦正式推行,几乎不可避免地还将面临杨婉等人关于“标准”的质疑,而在孙洁看来,这也正是现阶段亟待解决的另一大发展瓶颈。

“目前我们仍然缺乏统一的需求评估体系和认定标准,民政系统的养老院与卫生系统的老年医院、社区卫生中心的社区养老服务与家庭日常照护、私立养老机构与公立养老院,乃至各地正在展开的长期护理保险试点方案,在养老服务分级、服务收费和失能等级评估方面,并没有建立起一致的、互相衔接的、标准化的分级体系,导致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存在严重‘碎片化’的问题。”孙洁认为,以失能等级评估为例,可以根据日常生活能力评分量表,制定出类似于《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的统一标准。

“护理服务同样需要标准,这直接关系到服务价格高低和质量好坏。”杜鹏提出,从护理服务的供给来说,长期护理保险制度需要明确不同失能等级所对应的服务时间、服务内容及服务水平,并提供护理产品的使用目录,让投保人事先知晓可选服务产品的类别、价格等,并由专业机构对服务质量进行评估,确保服务有章可循。

建言

“用税收优惠

鼓励企业

投保团体险”

“老百姓对政策性长期护理保险的认知需要一定的过程,启动初期,难免出现参保人数少,资金量较小的情况,那么不妨借鉴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的模式,先从城镇职工开始,逐步扩大到城乡居民。”

孙洁表示,可以考虑从现有社保缴费中划转一定比例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像北京这样的省级统筹地区,哪怕只是从企业缴纳的20%基本养老保险和6%基本医疗保险中分别划转1%,就能解决很大一部分失能老人的护理服务问题。个人也可以从1%缴费开始,进入个人账户,这样资金来源比较稳定,财务也相对可持续。”

孙洁同时主张通过对企业给予税收优惠,鼓励企业投保团体长期护理保险,“可以参照企业年金的相关政策,享受5%左右的税前列支,引导企业为职工投保。”

“老人护理假

同样十分必要”

“要想解决失能老人的护理问题,不能单单依靠保险,还应当把多种资源和方式整合起来。”杜鹏表示,在对失能老人直接提供护理服务的同时,也有必要考虑对其家庭成员的支持,“例如前段时间曾经讨论的‘子女带薪护理’政策,由政府对在家护理老人的子女提供一定补贴,既弥补养老护理人员数量不足的问题,又能满足失能老人的情感需求。另外,喘息服务也是对这类家庭的一种帮助,通过短期托管服务,可以让长期负责照料的家庭成员有机会得到休整和调节。”

孙洁也认为,即便有长期护理保险,配偶或子女也依然是失能老人的重要照料者,需要给他们提供有力支持,尤其是时间方面的保证,“现在刚刚放开二孩,人们普遍认为照料孩子的产假或育儿假非常迫切,而在老人的护理方面,往往并没有意识到。事实上,老人护理假同样十分必要,像德国、韩国等经合组织国家中,很多都有这样的假期,确保近亲属能够有条件安心护理老人。”

主笔:宗媛媛 莫凡

插图:宋溪

友情链接:

在所不辞网 | 好乐买怎么退货 | 高岗儿子 | 轻度贫血的危害 | 宁波到常州高铁 | 遇见百分百女孩 | 女士花衬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