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秋色之空多少集 >> 正文

【丹枫】作死(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星期六,看这天可能是又要下雪了,顾梦玲两个小腿开始胀胀的疼,这是坐月子撂下的病,又赶上来事了更是赖赖唧唧的,头发胡乱一扎,睡衣都是穿反的,整个人就像要碎了的玻璃鱼缸。一会窝在沙发上,一会又去床上躺,怎么都不舒服,看着桌子上凌乱的零食,胡吃一会,还是腿疼。

齐伟看着老婆坐卧不安的样子,来到跟前:“想让我给你捏捏,就直说。”梦玲赶紧翻身趴在沙发上,齐伟俩手上阵。结婚这些年,齐伟还是很会这一套的,按捏了不到三分钟,顺手摸了摸梦玲的屁股:“这么厚,没少垫卫生纸,齐齐,来给你妈捏会儿。”

齐齐更没那耐心,放假了还在睡懒觉,懒得理。再看梦玲赖在沙发上也不动弹,丝毫没有做饭的意思。齐伟说:“那我做面条了。”

所谓的面条,就是把昨天没吃完的排骨,加上水,开了放上面条而已,齐伟光着膀子,站在厨房里,看着一根根面条在锅里翻滚:“一会吃饭了。”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响了:“在家,好,我马上去。”

“你们娘俩吃吧,有来参观的,我上班去了。”齐伟穿衣拿着手机下楼了。平时没什么事可以不去上班。这不知是什么事,也从不和梦玲说,反正说了也不明白。不如不废那口舌。

梦玲把面条盛出来,和齐齐索然无味地吃了几口,刚才吃了那么多零食,还能吃进去饭,也是服了顾梦玲。

梦玲说不上好看,微胖,大脸盘,典型的东北女,从小的观念就是,东西得吃到嘴里,要不就是浪费。如今腰更是粗了。碗筷放一边,看看手机,好几条未读,原来是住在不远的好友,雪静邀她去逛街。她和梦玲都在幼儿园工作,是很注意保养的小女子,无论从肤色还是着装,都是梦玲的导师。

“去吧,去吧,我待着也没意思,想买一双细跟靴、”

“我腿疼,懒得动弹。”

“运动运动就不疼了。”雪静又补充一句,“你要长肉呀,小心你家老齐不要你了!”呵呵地笑。

“好吧,你等我,一会去找你。”倒不担心老齐不要的事,真的是不能再胖了。这衣服眼瞅着都瘦了。

好像有一句话说的是:心情不好的时候,购物能让你心情美好百分之五十。雪静和梦玲挽着胳膊,一家一家地逛,说是买鞋,俩人心照不宣地先逛起了服装店,雪静喜欢橘黄色,这会看中一件小衫,脱下白色的短貂,进试衣间去试衣服,小衫很合体,衬托雪静小小的胸,纤细的腰。买了衣服,不能没有裙子,在店里又试短裙,试了三条都不搭,梦玲也在一旁找适合自己的裙子,找适合自己码的衣服越来越难了,都是小码的。

接着逛下一家店,梦玲找了件大衫,这样看不出腰,还盖着臀部,省着买裙子了,这大衫紫色,上下一样肥。她觉得可以。

雪静说:“你真的该减肥了,就选你家老齐喜欢的颜色,可是也不好看。”好朋友说的是实话。

梦玲:“我要是有你那么好的身材,早飞走了。”

梦玲深知这个道理,可是真管不住自己的嘴,下定决心减肥都不是一两次了。“我就当你的绿叶,你美如花就好。”梦玲一边脱下大衫,一边和雪静聊着。

雪静坐在一旁,看着梦玲脱下衣服的后背,胸罩带勒着后背的肉,好似军人打包捆好的军被,让人不舒服。忙把眼神移到服装店的一排排衣服上。心想:唉,这没心的,最近又没少吃。

后来去买鞋,雪静买了一双细细跟,脚脖处带一圈貂毛的靴,梦玲压根就没敢试那种鞋,第一,这东北的雪天,想想那细跟,还是算了。第二,这大身板,如果穿上,那场景是个大萝卜冲上的感觉吧。

回来的路上,天气就开始飘雪了。雪静买了不少,左右都是袋子。

雪静是个美人胚子,老公也很能挣钱,是个包工头,人美又有钱,什么衣服都能穿,什么东西都舍得买,这不是就是幸福吗。

梦玲和雪静是一年分到幼儿园的,园里有宿舍,还有其他的姐妹,有句俗话说的是,同行是冤家。姐妹们相处时都是客客气气的。表面上的很好,背地里谁也不了解谁。工作上更是谁也不让着谁。

大家都想给同事们好印象,用的方法都不同,可以说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而梦玲和雪静和她们又不同,她俩相似的是,不会那些虚的,就是实实在在的干活,不同的是,对于领导给安排的活,表现不同。脏活累活都会抢着干,比如,打水,扫地,照看晚来接的小孩。是什么时候统一战线的呢?

宿舍里,每个人都要值日,一个年长她们的姐姐爱莲很会做事,自己值日的时候,就指使她俩干。她俩也小,干就干呗。而爱莲每天却到院长办公室打水,拖地。勤快得很。这可把她俩气坏了,宿舍值日领导还看不到,地拖得再干净,谁知道你勤快呢。就是现在俩人想想还气得够呛。怎么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其他事就更不要说了,领导身边的红人,领导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当然,这样红的人,对她俩这样的菜鸟,是看不上的。背地里叫她俩傻子。梦玲和雪静彼此依靠。雪静还是会察言观色的,逢年过节还是知道该如何做的,领导待雪静也过得去,而梦玲就还是那么傻。

所以雪静帮梦玲的时候还是很多的。梦玲说自己是绿叶也是真的。

有一次,家长开放日,轮到梦玲给小朋友讲课,要用教具是最多的,在家长还没来之前,梦玲就把教具都一一摆在黑板旁边了,等家长和小朋友们都坐好,梦玲就开始讲课。

没有课的老师也来听课,梦玲开始讲的时候,才发现黑板前的彩色粉笔落在办公室了。必要的彩色板书是听课的一个环节,梦玲在讲台前拿起白粉笔,又放下,拿起又放下。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上课了,自己不能出去拿了。

雪静看出来了,快速贴着墙出去,找回彩色粉笔,及时地放在粉笔盒里,家长们可能看不出什么,听课的老师还是知道的,梦玲感激得不行。自那以后,梦玲觉得雪静干什么都行,都是好的,说什么都是对的。

正回忆呢,梦玲紧了紧挽着雪静细细的胳膊,快步往家走,雪下的大了些,是雪粒,簌簌地打在脸上还挺疼,路边过去一辆黑色的车。

“梦玲,怎么感觉是你家车呢?”

“是吗?”梦玲有点近视。

“回去收拾你家老齐,看到俩美女也不停车。”

“下雪了,看不出来是咱俩呗,再说他也不知道我出来逛街。”

“你就掩耳盗铃吧。”雪静把左右的袋子又抖了抖,抖落袋子上的雪。

回到家,家里很安静。梦玲打开电视,让屋里有点动静,逛街的时候忘了腿疼,这会不仅疼,脚还肿了。记得泡脚是个好办法,去卫生间打盆水来,泡。

也不知道电视上演的什么,闭上眼睛思绪飘开:这都下午了,齐齐去同学家玩还没回,五点再不回再给他打电话。给齐伟打个电话吧,拿手机打了半天也没回。发个微信也没回。这么忙吗?也是,看到我们怎么没停车呢。

习惯地浏览一下微信,黄色预警要有暴雪。微商的各种东东,娜娜分享的酷狗音乐,雨墨的心灵鸡汤,同学群里在抢红包,不去抢,抢来抢去的,也没劲。放下手机眯一会。

半个小时过去了,听到钥匙的声音,齐伟回来了,看到还赖在沙发上的梦玲:“你这是赖了一天了吧。”人难受的时候,是需要带点热气的语言,这会儿如果齐伟能好好说话,也不至于后来吵起来。

梦玲本来想关心一下,毕竟早上没吃饭就去上班了。直接省去关心的语言:“这是我家,我愿意怎么赖,就怎么赖。”

谁也不想好好说话。跟两个刺猬一样。梦玲接着质疑:“今天,我和雪静去逛街,你没看到我俩吗?”

“什么时候,我忙着呢,看你们干什么?”

齐伟今天处理工作上的事也是窝一肚子火,虽说自己是个不大不小的领导,但还是说话不好使,左右为难的事常有,回到家也想让老婆说些温暖的话,结果俩人都是没好气。

梦玲接着不依不饶:“你就是装看不见,我还腿疼,下雪了,拎的东西还多。”

“腿疼,还出去嘚瑟!”

胡歌演的电视剧《猎场》里曾说过,刺猬比兔子更需要温暖。此刻就是一个劲的拿刺去互相扎。齐伟脱了衣服,去卧室躺着了,不说话。

屋里又安静了下来。闭上眼睛,梦玲的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什么时候过成这样了。

五点了,齐齐开门进屋了,这孩子还是很守时的。看到妈妈的神色不太对,就知道爸妈又吵架了。“妈,我焖米饭。”日子还得过,孩子还很好,梦玲赶紧洗菜做饭。一夜无话。

第二天,周日。齐齐早早地起来写作业,齐伟穿戴整齐,和空气说了一句:“我今天和朱彬出门办点事,晚上回来。”朱彬是齐伟的铁哥们。如果找齐伟,给朱彬打电话一定会找到的,而且每次接电话都很有涵养,齐伟知道梦玲对朱彬的信任比他多。

齐伟去干什么了,梦玲是不会问的,问了也是假话。梦玲在听到门咣地一下关上后,开心了一下下。平时上班耳边都是小朋友们叽叽喳喳的声音,想想安静的一天都是自己的,没人说难听的话,也挺开心。怎么过都行了。

先擦地,再收拾厨房,最后上网找个喜剧看,夏洛特烦恼,听说很好看。定好小计划,就起床了。

齐伟觉得自己的生活如一潭死水一般,昨晚扒拉手机微信上又和老同学联系上了。也看了星座,今日有桃花运,好像今天能见到面。想到这美滋滋的。也不管朱彬忙不忙,拦着他就奔市里。

这个同学是齐伟初中时的前桌,十几岁的年龄,喜欢那黑黑的长发,长发往后一甩,不经意地发稍扫落在作业本上,一回头还有明媚的笑容。每次想到这,心里就痒痒的,也曾在橡皮上刻过人家的名字呢。

“卢红莹,你在忙吗?”

“嗯。”

“明天上班吗?我想给手机换个电池。”卢红莹在市里电信公司上班。

“你来吧,我上班。”明晃晃的邀请。

自从毕了业,就没见过,就是在同学群里单独加上的,才开始聊天,心里也没底。齐伟知道红莹对他还是有好感的,毕竟上学的时候的眼神就看得出。

齐伟一边开车一边想,这样去,就买个电池,好像有些太突兀,路过一个小镇,买了两箱速冻苞米放车上。想着要是能邀请到她吃饭或者……不禁加快了油门。

卢红莹所在工作的地方,正好有停车的地方,他和朱彬各抱一箱速冻苞米,来到玻璃明亮的地方。

刚踏进,卢红莹就看出齐伟了,忙走过来,看到穿着工作装款款向自己走过来的红莹,齐伟心里蹦蹦直跳。恰到好处的西子领,露出微白的脖,紧身的套装裙,把臀部包裹得玲珑。虽然头发是职业挽发,也是鬓挽乌云。上下打量的时候,齐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周围很多同事,还有不少逛店的,赶紧说:“给你带了两箱苞米。”

卢红莹呵呵地笑着,接了过来:“这么客气呢。”

然后职业流程地换了电池。其实齐伟的电池根本不用换,也是刚买不久的手机,卢红莹依然明媚地笑:“原来这块电池,留着吧,也可以用。”她用细长的,涂了浅粉色指甲油的手,把电池轻轻地放在齐伟的手心里。齐伟轻轻托着卢红莹刚拿过的电池,又紧紧攥在手里,好似这些年,不曾见面还保存的温度。

朱彬至始至终在一边的转椅上,静静地低头看手机里的小说,心知肚明的卢红莹说:“我快下班了,一会请你俩吃饭吧。”

顺理成章的,齐伟为自己的聪明沾沾自喜。“那我,我们在前面找个饭店等你。”

“一会联系。”

这样的日子,等待美丽的人,齐伟拽着还在看小说的朱彬,飞速找个干净僻静的饭店,坐定,开始发微信。

“红莹,我们在四季饭店,下班过来这里吧。”已经开始昵称,还不太敢用一个字。

“想吃什么,我先给你点上。”一连串发了好多话,几个讨好的表情。

“都行,你喜欢吃什么就点,一会儿见。”温婉的语气。

齐伟感觉这天气开始热起来了。都忘了旁边的朱彬,忙问:“你想吃啥?”

“有啥吃啥吧,你大老远的就是来换个电池呀,真有你的!”接着低头继续看他的小说。

齐伟想了想,得给老婆发个微信,不然一会打过来电话,怪烦的。告诉事办完了。下午回家,还想买点啥?结果发给梦玲的字,包括标点,只有五个字:“晚回,想要啥”最后连个问号都没打。把下午回改成了晚回,也是想着,这顿饭能不能时间长些。

这边梦玲正在擦地,看到微信想到:那么晚,如果再给我买东西,不是更晚了,太晚开车也不安全。

回的也简短:“知道了,不用。”老公出门办事还想着自己需要啥,知足。梦玲觉得今天身体好受些,继续擦地。

等的时间有点长,红莹领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走进饭店,一边给孩子脱羽绒服一边让孩子礼貌地叫人。然后轻声地解释道:“我老公出差了,孩子学钢琴刚下课,你们等时间长了吧?”红莹也脱下外衣,又说:“你俩也早饿了吧?”

朱彬很实诚地说:“是有点,没事菜还不凉。”说着就开始吃起来。

齐伟没想到,还有个孩子,可是这菜好像也没点孩子能吃的。他起身说去给孩子买些零食。说着就领着小孩要出去。红莹看了看菜,说:“我去,你们看着小宁。”

河南治疗癫痫病费用
陕西治癫痫专家
内蒙古什么癫痫医院比较好

友情链接:

在所不辞网 | 好乐买怎么退货 | 高岗儿子 | 轻度贫血的危害 | 宁波到常州高铁 | 遇见百分百女孩 | 女士花衬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