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平原爱花 >> 正文

【菊韵小说】永春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写在前面的话:

——在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静香不知将要把它写成什么样子?是小说呢,还是散文呢?静香和永春真实的关系,是一种比朋友更近,但比夫妻更远,最后又转变成了世界上最为遥远最为熟悉的陌生人。朋友们会问了,这是不是一个关于爱情的东西?静香说了,这不完全是,再说30多岁的女人,30多岁的男人,爱情又算什么呢?能比得过我们既定的生活?

这是一个难题,这是每一个活着的人,所面对的现实与理想之间的难题。理想可以十万八千里,但现实就摆在这里,既定的人,既定的事,不想面对都不行!

在冯祥死去的那个深夜里,静香也想起了死,想起永春所说过的生或死,想起了关于永恒,“死了就永恒了!”这是冯祥的话,也是那个瞬间在静香心里盘旋的话。静香的丈夫已经熟睡,女儿搂着毛绒绒的布娃娃说着梦中的美景。静香想要给父母打个电话,但是深夜响起电话又意味着什么呢。静香拧亮书桌上的台灯,拿起笔猛然想起永春临别时的话,“无论如何,你要好好的活着!”永春深谙静香心里的悲伤,那不是某个突然的事端所带来的。那是一颗像叔本华一样悲观的心脏,想起死来不容易拐弯的心脏!但静香一直想把她自身残留的美丽和快乐留给这个世界,静香一直想把自身的真诚以及对于文字最直接的感受留下来,但静香今天却做不到了,这不是她现在所能做的事情了,因为她想到了死,由冯祥而想到了她死去的样子或者形式,而奇怪,她并不感到突兀或者害怕!但静香又与冯祥不同,毕竟冯祥失去了儿子,冯祥要面对地震中的残骸和鲜血,冯祥要一次又一次的哀悼,不管他愿意不愿意!静香写下:死去——新生——活着——活着。呜呼,静香还是要活着,静香还是要面对已经发生的事情,静香还是要接受已经离去的永春!还好,所有的人都没有死去,静香用不着哀悼!即使静香自己死去了,静香也用不着哀悼,因为她接受起死亡来,是这么平常!生命是肉体上所凝聚的灵魂,静香曾经对丈夫戏言,“如果我死了,就将我的骨灰撒向朝南的方向,因为那里是我所出生的家的方向,我不希望和任何人合葬,也不希望任何人悼念我。我相信人去灵也去,我不打扰任何阳世的人,我不要任何人的钱财;我相信我的肉体和灵魂都是干净的,我接受阴阳世界对我的惩罚!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不想做的事,没有我做不成的事,我努力了,也无悔了!”

静香重新躺在丈夫的身边,丈夫鼾声四起。窗外的星星眨着眼睛,静香再不忍把这些带给任何人了,这是属于她自己的!静香告诉自己,昨日之昨日的静香已经死去,昨日之昨日的永春可能也去了吧。

但朋友们,静香还得非常遗憾的告诉你们,静香还得要写成小说,静香心中的那个人真实的姓名不叫永春,至于他叫什么,姓什名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静香是永远的静香,爱是永远的爱吧。

(一)

静香与永春是在网上认识的。

网络真是一个好东西,它能使漂泊在外的人,照样营造家的温馨,也能使寂寞的人不再寂寞,更能使消磨时间的人消磨时间。那是一个打开的无限延伸的窗口,在这个窗口里,汇聚了善与恶,汇聚了愁与悲,汇聚了欺骗与被欺骗。凡是人类能够想到的,网上都有,比如男人可以生孩子,比如纸飞机也能上天,比如火星人开始和地球人说话了,比如今天你是千万富翁,明天你就一文不值,等等等等。五花八门,万紫千红。

静香也喜欢上网,但并不痴迷。她所做的事情更多是发发稿件,有时也看看某某男人生孩子的新闻,有时和网友也聊聊天,永春就是她的网友之一。

静香表面是一个安静的人,其实骨子里并不安静。认识永春的时候,她依然还为自己走的道路有所迷茫,但依然不认输,不接受。永春到现在也不知道的是,静香曾经为了离开她所工作的单位,做过了怎样的努力。静香曾经亲自去找县长报考县里的秘书,县长很委婉的回答她,“因为你是女人,又是年轻女人,领导们为了避嫌,是不允许女人报名的。”静香说,“请领导们放心,请领导们监督,静香只工作,什么也不要。”这也不行。静香又开始报考自考,考了大专考本科,要考研究生离开这个地方!同事们都感到奇了,静香一个小小的女子,哪来这股子韧劲?静香说什么呢,她只有说,她就是喜欢,喜欢读书,读不够,梦里都读。

是这样的吗?不是。静香在逃避一个人,一个恶人!静香在逃避她自己!表面的坚强,硬到骨子里鲜血里,但还是软弱,这是无法拯救自己的表现!这是世人所不明白的,这是世人所猜测静香为什么这个样子的结果,这也是最初永春所不知道的。

但值得肯定的是,静香还没有死去,她的心还活着,她还愿意相信除了那个恶人之外的男人,她随时都期待着自己的复活,她在黑暗的甬道里走了六年之久,但她又从不相信黑暗能够吞没她,她安静的躯体和火热的心要迎接光明,即使那光明看起来只有一瞬,她也不惜付出生命来迎接!

永春让静香能够相信他,这也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但是永春做到了,如果说永春自始至终在欺骗她,静香相信他的骗术是最高明的。他说起了他的家乡,水县的一望无际的油菜花地,水县的层峦叠嶂的山丘,还有那清凌凌的水,蓝莹莹的天。静香想,在这样一个不说爱的男人的故乡,心灵正好可以独自复苏!他又说,他的名字中有个春字,春天是一个弥合伤口枝叶繁茂的季节,他问静香的名字里,可有春?静香想,可有春,可不有春吗?

静香的忧愤渐渐在永春所营造的气氛中消散,她渴望消散的感觉,尽管只是幻想,但她总可以望一望天外的蓝,她总可以长舒一口气,唉,从新开始,从新开始!永春自然成了她最为长久的网友,一个真正舍不得删去的网友!静香对着那个不断跳动的彩色头像说,即使你欺骗了我又如何呢,反正我要复苏,要在一个新的情景中复苏。你欺骗是你的事情,我所做的是我的事情!这样想着,静香就笑了。

即使这样,静香也没有对他说起她的事情,她还是要离开,还是要一遍一遍参加考试,直到考死为止!

(二)

但静香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灵魂在一点点靠近,撞出火花才是新的内容。静香确信,所有的相遇,不管是网上的还是现实中,都有一定的机缘,她和永春也是一样的。永春在外漂泊10年有余,早年丧母,后来依附一个亲戚长大成人,亲情的疏离,让他对一切都感受不深,但又渴望去感受去融入。人类的冷漠自来有之,不会因为你年龄小,不会因为你瘦弱你孤苦伶仃,就放过你!当然永春真正离开家乡的原因,静香并没有去问。但她想,如果家乡有一席温暖,如果他的身边有一个明白人,他不会远涉千里去北漂,他不会40岁了,依然在漂泊!当然,房子,稳定工作,孩子,钱财,在静香的眼里也不算什么,但是要人去活着,就得需要这些!可恰恰这些,永春是没有的。没有这些不是别人的错,恰恰是永春自己没有把目光放远,恰恰是永春没有正确的认识自己,自己是一个很容易隐去的内容,也是一个难以克服的内容,在岁月的一睁一闭中很容易很容易消失,永春,你知不知道呢?多愁善感却身为男人的永春!口口声声说人生失败的永春!文采飞扬的永春,又翻过头来说文采不能当饭吃不能当房住的永春!让静香担心。但是静香不能说人生失败,就是天塌了下来,她也不说,她要她的心复苏;但是静香喜欢文采飞扬的人,静香早就明白文采不能当饭吃不能当房住,但是静香是一个拿笔杆子的人,她不能糟蹋它,她爱它,怜它,以及拥有文采的永春!

最初说起死的,不是静香,却是永春。他给静香描绘母亲的死:当时,我只有13岁,母亲就被人从河里打捞了出来,她死了,静静的躺在那里,和活着一个样。我走过去,摇她的胳膊。我说,你醒醒吗,醒醒吗,我一点都不感到害怕,也没有悲伤,就是感觉她是睡着了,只是要睡到地下,只是不喜欢别人打扰。……,后来就把她埋了,到现在,人们也不知她为什么投河,是别人推她的,还是她自己跳下去的。只是当时,真的没有悲伤,就像她应该离去一样。静香说,我也死过,而且不止一次,但就是死不成,活该活下来吧。

那个万籁俱寂的深夜,静香说出了那个埋藏6年的秘密。她是一个6年前被同事强奸过的女子,但又不得不每天面对这个同事,不得不听派他的指使,天知道地知道,她一句话都不愿说,她只想离开,她认为只有离开,或者他死,她才能够新生。她6年来所做的事情就是这一件,只这一件就足以使她发狂到荒谬,只这一件就足以让她终身悔恨她的轻信,终身用铁的冰冷隔绝自己封闭自己!只这一件,就足以让她死千万次千万次!

静香不知永春叙说死亡时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她不想知道。深夜关掉电脑,她又想起了什么,她折断了她写字的笔,她冲着夜空喊着星星你要回来啊,喊着静香你要回来啊,浩渺的夜空远远回荡她的声音,回来啊,回来啊,我的心!

(三)

淅沥的雨声,合着静香打字的声音,静香现在不知如何将这个故事讲下去了?静香很苦恼,但如果一定要遁入世俗,那么就让静香和永春遁入世俗来解释他们真正的相逢。

接下来,静香做的是,第一要和这个叫做永春的人道别,或者是让这个唯一明了她心事的人,从她的生活和梦想里消失;第二要把6年前的旧案翻出来打一场官司,把恶人投进监狱!

但永春不接受静香的道别,他要留在翼城,要等到这件事情平息以后再离开。在人流匆匆的翼城大街上,永春拦住了静香。相逢竟是这么简单,相逢竟是这样不容拒绝。

必须说的是,静香的官司注定是一场失败。既然当年她选择将这段耻辱忍了下来,就必然有属于她自己的原因,甚至这个原因值得她去牺牲,值得她把眼泪留给自己。她爱她的家,爱孩子,也包括爱丈夫,但突然那个恶人以高高在上的姿态狞笑着望她,她又受不了了,她宁可让乱刀砍死,也要和他拼命!可这一切的一切,就像一场永不停止的战争,紧紧跟随着静香,各种的屠刀和枪棍一起扫向她,她不知她是否能活?但是心脏已经从死亡中裂开一道口子,淌处鲜亮亮的血,她欣喜这血还有热度还有温暖,她感觉她经过了这些,她还能再去爱,爱她自己,爱这个世界!

但她想的未免天真了。接待她的那个白发鬓鬓的冯法官,本着对于一个女子的爱护,向她揭露了一个事实:就是上面不希望她继续打这个官司;就是早就有人盯上了她,她不会得到任何证据,任何人也不会为她出庭作证;就是法院内部也不是真正的黑是黑白是白,她有可能失去工作,更有可能失去家庭,舆论的导向有时不是人力所能掌握的。

静香放弃了,放弃的有点软弱,有点不甘心,很长时间里,她都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恶人依然居高临下,恶人依然逍遥自在,她不知她所做的只是越描越黑,她不知她怎样才能不面对这些?她的心脏已经裂开了,心脏在胸膛里跳动,她感觉那就是一个谜,她为什么要以这个样子来对抗这件事,她不知她为什么要祈求新生?她知道这个世界原本不是干净的,但为什么她的身子已经不干净了,还要在心脏里祈求干净和安宁呢?

如果要哭泣,那就只能对着永春哭,因为除了她只有永春知道这些,但这些哭泣原本就是无用的,失败了就是失败了,失败了永无挽回,失败了是过去的岁月,失败了是那从高出跌下来的心脏,是谁要直面这颗心脏?这颗心脏为爱所牺牲,但又深藏爱,仰望爱,拒绝爱,封闭爱,但谁能爱她呢,谁能让她哭亮头顶的星星?

永春说,我能爱你,我能永远的爱你!

静香忘记了这是哪一个深夜响起的声音,她听到了她的心中滚过一阵惊雷,她的心颤栗了一下,她说的是,我也能爱你吗?

爱是一个神话,爱要如何开始,爱要如何结束呢,但爱一定要发生了,那什么是爱呢,等同于青年人的爱情吗,还是更加广泛一点呢?爱只有两颗心彼此渴望着靠近,彼此才能打开彼此的天空!

爱之于爱的困惑,爱之于爱的求索,让静香和永春忘我的投入,由此,揭开了他们潜意识中的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的秘密!

(四)

幸福有各自的幸福,痛苦有各自的痛苦。静香一直认为,因为她和永春都是痛苦的人,所以才能够惺惺相惜。静香认为她之所以爱永春,是因为她心中一直存有去远方的情结,一直存有逃避恶人的潜意识。这个意识是个恶魔,它使静香的世界时时刻刻都刮着阴风,这样的阴风不是她的丈夫和她的女儿能够感受得到,动荡不安让她只想找寻一根稻草安静下来。

那永春是这根稻草吗?

永春所居住的远方成为了静香的理想,因为他可以随时离开,不用让心紧贴着大地,那离开的感觉真好,是静香一辈子都在苛求,但是离开了以后呢?永春能够无牵无挂的离开,静香能够做到无牵无挂吗?恶人的冷眼可以作为离开的理由,但是这个世界为静香所织就的亲情也停留在这里,这是一个恶善共存的世界,任何人都无法剥离!静香扑向理想,一定要让此成为心灵爱着的理由,那么迎接她的就只有悲伤!

哪儿有卖扑米酮的正品的
癫痫频发的原因是什么
癫痫病心理治疗如何做

友情链接:

在所不辞网 | 好乐买怎么退货 | 高岗儿子 | 轻度贫血的危害 | 宁波到常州高铁 | 遇见百分百女孩 | 女士花衬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