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迪拜宣传片 >> 正文

海清用抹布女度过疲劳期图

日期:2018-7-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海清:用《抹布女》度过疲劳期(图)

本版配图均为《抹布女也有春天》剧照

2003年,一部《玉观音》让海清进入观众的视野,随后一系列“媳妇”角色让海清达到了事业的巅峰,也奠定了海清“国民媳妇”的荧屏形象。不过细心的观众会发现,就在《媳妇的美好时代》之后,海清没有继续她的“媳妇之路”,从女特工到小护士、大厨,海清一直在寻找下一个自己。眼下,海清主演的电视剧《抹布女也有春天》(简称《抹布女》)正在江苏卫视热播,渤海早报记者也对海清进行了独家专访。已大红大紫的海清向渤海早报记者袒露出道十年的心路历程,同时也爆料自己也有疲劳期。

拍《抹布女》“生死一线间”

据说,《抹布女》剧组在开拍前用两个月的时间进行前期准备,主创们每天的工作就是研究剧本、研究人物。而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海清对罗小葱(剧中角色)也渐渐生出了感情。不同于海清以往的任何一个角色,罗小葱是一个神经大条,涉世未深的女孩,她很单纯,坚强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她真正自卑的内心。而这也正是这个角色让海清心疼的地方,“我觉得她身上的品质正是现代生活中人们所缺失的。她没有所谓的惊天动地的理想抱负,她活在每一天,每一刻,活在当下。”

百度上抹布女的定义是指那些爱得无怨无悔,为了爱情宁愿牺牲自己的事业、青春,全心全意帮助爱人成功,最后却被抛弃的悲剧女性。而不同于百度上的定义,海清在剧中饰演的抹布女不仅擦亮别人,也擦亮自己。都说演员在每个角色中都有自己的影子,提到这个问题,海清笑言:“每一个角色都是‘Made in 海清’,至于多少这是我的秘密。”

作为一部都市情感剧,《抹布女》对海清而言可谓演起来驾轻就熟,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该剧的拍摄却令海清差一点经历生死,而这也成了海清对这部戏最难忘的记忆。原来,剧中有一场剧本原本没有的戏份——海清和张译要进行一场浪漫的水下婚礼。这让从没有过深度潜水经验的海清犯了难。当海清穿着婚纱绑着铅袋沉到海底的一瞬间就呼吸不畅,再示意时已经来不及,“当我向教练示意不舒服时竟然没有一个人理我,我都快疯掉了。对面摄像机还在拍,我心说完了完了,这女演员死都能拍下来(大笑)。”就在生死一线间时,教练及时发现危情,从背后把海清抓上了岸,吓坏的海清则开始“胡言乱语”,“在治癫痫云浮哪家医院好被拎上来那一刹那,我说我这辈子再也不下去了。当时我特别难过,一直抱着教练不肯下去。我说我真的不行,我不能为了一场戏把命搭进去,这场戏不拍没关系的,我后面还有几十场戏没拍。我求求你(笑)放过我,我不能死,我还有儿子。”让人感动的是,作为一个母亲,在“生死关头”想到了自己的儿昆明军海癫痫医院在哪里子,而最终,也是儿子成为她再次下水的动力,“后来我想到如果我不克服的话,可能将来我没有办法带我儿子去潜水。(笑)所以真的是咬紧了牙下去,第二次下去就轻松很多,我不停和自己讲,我可以可以可以……”

向“国民媳妇”说不

一直以来,“国民媳妇”成了海清无论走到哪都避不开的一个话题,对海清来讲,标签是把双刃剑。“一开始会很得意,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时尚的称谓。但是慢慢你会发现再新鲜的事物也是会变质的,当所有人都在不停地和你强调一个东西的时候,当初的得意也早就不复存在了。”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海清凭借《媳妇的美好时代》达到事业的巅峰,却在这部戏之后向“国民媳妇”说不!“演员不可能去固定演某一个角色,随着每次戏的不同,他一定会尝试不同新鲜的角色,这是他的职业。就像一个大厨,他不可能永远只做一道菜。同样,不是说我今天演护士,明天演厨师,后天演汽修工就意味着形象百变。真正的百变是形象的变化。可能这个阶段我会让大家看到一个懦弱的女人,下一个阶段可能是一个霸道的女人,再下一个角色是会算计,然后甚至是卖萌。每一次我想给观众呈现的东西随着我对于剧本的这种理解和这个阶段自己的状态会有不同的变化。”

谈到角色的选择,在采访中海清直言,无论是年代戏还是谍战戏,甚至是悬疑推理剧、科幻剧自己都不排斥,但作为演员有时也十分无奈。“但是现实的是什么呢?现实的是很多创作是受到限制的,作为演员来说在选择角色上面是相当被动的。很多题材的戏投资方考虑到利益的问题,他就算拍了,电视台也不收,所以你想演什么样的戏你未必能演,但是你不想演的戏呢,他有可能就会找到你,所以有的时候演员是一个被动的职业。”

角色好 怎么都愿意

2003年,海清凭借《玉观音》中的钟宁一角逐渐被观众所熟知,此后,《双面胶》、《王贵与安娜》、《蜗居》、《媳妇的美好时代》、《追捕》、《心术》、《后厨》……其中,不得不提《双面胶》对于海清的意义,“《双面胶》是我和滕华涛、六六的第一次合作,因为这部戏我们继续一直后面合作到《王贵与安娜》、《蜗居》和《心术》。我说我真的是一个特别好运气的人,当年滕导找我演这个戏,其实我还名不见经传,但是他认定我来演这个戏,我当时非常喜欢这个角色,也为了这个角色推了很多戏,而且还不确定他用不用我,我很幸运是因为我等到了这个角色,且后面有了很多合作。”

作为一个不太高产的演员,海清从出道至今都保持着一年两部或者两年三部这样的频率。对此,海清再次用了“幸运”这个词,因为尽管拍的戏少,但主演的戏能在荧屏上反复播出,所以混了个“脸熟”。同时,海清直言与十年前的自己相比,自己接戏心态一直没有变化:“那个时候拍《落地请开手机》,当时李俊导演找到我,说是和孙红雷搭戏,我很兴奋,我就去了,也没谈过钱,走的时候给了我一个红包我还挺高兴的。我现在也是这样,也没有说是钱要多少才去,因为说白了就是角色好,怎么着你都愿意。”

从2003年至今,海清出道十年,在外界看来,海清一路顺风顺水,但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十年中自己经历了什么,说到这,海清还特意感谢了《抹布女》,因为正是这个剧让她度过了演员特殊又重要的疲劳期。“其实十年来我也并不是一直那么顺利,我觉得我演戏的最大障碍还是来源于我的自我否定,在演完《媳妇的美好时代》以后,我对于戏剧的积极性没有那么高了,我晋城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一度进入了一个非常倦怠的时期,就是我对很多角色很难再像当初见到《双面胶》或者《落地请开手机》或者《玉观音》那时候的那种兴奋感。当一个演员的创作达到一定量的时候,他必然有一个疲劳期,但很好的是我现在度过了疲劳期。在郑州军海癫痫医院拍《抹布女》时我度过了,所以要谢谢这部戏。”(渤海早报记者 孙晓倩)

标签:抹布 媳妇 剧照 角色 安娜

友情链接:

在所不辞网 | 好乐买怎么退货 | 高岗儿子 | 轻度贫血的危害 | 宁波到常州高铁 | 遇见百分百女孩 | 女士花衬衣